首頁  新聞  教育  論壇  網視  專題  健康  旅游  《麗水日報》 《處州晚報》
 熱點新聞排行榜
 精彩推薦
 精彩熱圖
  您當前的位置 :麗水記協 > 新聞人物 正文
我看見的陳慶港:專業成就高度
http://www.jiauqp.tw  10-06-26 13:35   來源:浙江記協網    

  陳慶港必將是一個大家,這是許多專家的預言。

  作為他的同事,在我們的眼中,即使每天和他在一起,你也不會真正知道他是一個怎樣的人。但就是一知半解,我們也能讀出個大概來。

  今天有機會,在祝賀陳慶港獲得浙江省飄萍獎、全國優秀新聞工作者的時候,允許我不以表彰先進人物的方式,而是用一個同事的眼光來看他、講他。

  首先,他是一個安靜卻又很有聲響的人

  他的安靜,體現在一個諾大的辦公室里,幾十人在一起的嘈雜空間,你會始終感覺不到他的存在。忙亂鼎沸繁雜喧嘩,都不會在他的身上起漣漪。他的平靜只屬于自己。

  有事,你問他什么,他答什么。你表揚他,他會不好意思;同事贊揚他,他會非常不安;要讓他講自己的先進事跡,他就口齒不清,說話不連貫了。

  即使你和他在一起工作很久,你也聽不到他講自己在外面拍照片的什么經歷。他采訪的艱辛、危險、苦難,都是我們一點點地在許多媒體對他的報道中摳出來,或者從他的博客里面看見的。

  可他的響聲時不時地要嚇你一跳。

  某一天,一個同事會在電腦前驚叫起來:陳慶港,你得獎了!

  那真的都是些大獎:大到同行震驚,大到舉世矚目,大到讓我們嘆為觀止!

  《走出北川》(單幅)第52屆世界新聞攝影比賽(荷賽)突發類新聞金獎

  《密林深處的母系氏族》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中國民俗攝影協會第五屆“人類貢獻獎”大獎

  《中國慰安婦》首屆國際新聞攝影大賽(華賽)金獎

  《灰度空間——抑郁癥》第三屆(華賽)金獎

  《拉薩刻石者》第四屆(華賽)金獎

  《細菌戰調查》 2003年人民攝影“金鏡頭”全國新聞攝影比賽金獎《外省人—農民工生存調查》 2004年“金鏡頭”全國新聞攝影比賽金獎

  《第八號強臺風》 2007年“金鏡頭”全國新聞攝影比賽銀獎

  《走出北川》(組照) 2008年度“金鏡頭”新聞攝影比賽突發類新聞金獎

  另曾獲得中國新聞獎攝影作品復評及全國新聞攝影作品年賽銀獎二次,浙江新聞獎一等獎1次、二等獎1次、三等獎3次;浙江省新聞攝影年賽金獎1次、銀獎5次;主要榮譽:

  浙江省抗震救災先進個人

  杭州新世紀"131"優秀中青年人才

  浙江省飄萍獎

  全國優秀新聞工作者主要攝影專著

  1、《真相——慰安婦紀實》(江蘇文藝出版社,被評為2007年中國最美的圖書,2007年度《南方周末》中國致敬五本圖書之一)

  2、《陌生地帶》(人民日報出版社,浙江省記者叢書)

  3、《血痛》(北京出版社)

  4、《十四家》將由江蘇文藝出版社出版

  中央電視臺、人民日報海外版、北京青年報、《環球人物周刊》、《南方人物周刊》等全國數十家媒體先后報道過其事跡,作過專題材專輯專訪。

  其次,他是一個很簡單隨意卻又是一個很認真嚴謹的人

  他對生活的要求很低,好像一年四季都戴一頂破帽子,一年只換三季衣服。很少有人和他一起出差,但和他一起去一趟,就會讓同事很驚訝:即使去西藏,他也只有一樣行李———一件卷起來的體恤,塞在他的攝影包里,除此之外再無它物,連牙刷毛巾都沒有。

  他進報社幾年了,從來沒有問過每個月有多少獎金,工作有什么待遇,催他把工資關系轉過來,一催就是三年,這三年中,他每個月的工資只有九百元。他就是不經意這些事。

  可能有人不相信,他用的相機,是我們全報社攝影記者中最差最舊的。

  可他的認真和執著,也同樣令人吃驚。

  杭州日報的城市周刊有一個圖片版面,陳慶港是責任編輯,每次八個版中最遲清版的總是他。因為他要求高,因為他總是要不停地折騰。但經過他折騰的圖片,就是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和角度,他是一個優秀的攝影記者,也是一個極好的圖片版編輯。

  一件他認為值得做的事,他會不遺余力。

  舉三個例子。

  拍攝《中國慰安婦》之前,陳慶港查閱了幾十萬字的資料,幾乎把當時所能找到的資料都看了。在海南省,他為了采訪慰安婦林亞金,他要到一個叫什號村的地方去。這是一個不通車,在最大的地圖上也找不到它的名字的村。在縣城里,總有扎堆的出租車在等客,但幾乎沒人知道這個小村子;偶爾有人知道,也不肯去。最后有司機告訴他:那里太傷車,真的不通路。

  他不肯放棄。

  他以正常租金的兩點五倍,終于租到了車。天雨。路很泥濘,車總是陷到泥坑里,走不了多遠他就要下來推一次車。紅色的泥漿和雨水把他的衣服濺得鉛一樣沉,路兩旁的雜草樹枝狠狠抽打著他和車身。什號村真的不好找,路很亂,蛛網似的四處延伸,他們在樹林里,在有著茂密植被的山野中盲目地穿行。司機常常會突然停下車,扭頭問他:還往前走嗎?

  他不肯放棄。

  最后司機忍無可忍,決不肯再走,把他帶到附近的村莊里,找了一位熟悉路線的村民用摩托車載他,村終于找到了。就在一條寬闊而又湍急的河流的那一邊。沿著河邊上下繞了很長的時間,他們也沒有找到通往河對岸的橋。雨還在下,河水還在往上漲。摩托車駕駛員說:回吧。

  他還是不肯放棄。

  他說,他無法不去什號村。

  看他要過河,摩托車駕駛員先是拼命阻止,實在攔不住,就到樹林里折了根樹枝給他,要他拄著它探水深。在岸上摩托車駕駛員的手舞足蹈大喊大叫的指導下,他終于過了河,走進了什號村。

  一個叫林亞金的老婦人成為日本侵華血淚史的見證。

  2004年,是陳慶港第三次到云南,這次他找了向導和馬幫,在做了大量的準備后,沿著藤蔓般的茶馬古道,翻山越嶺、穿江過河,途經許多和它一樣古老的村莊。走進了坐落在森林里,被十三座大山包圍著的利加則,開始他對中國最后一個母系氏族的采訪。

  在利加則,土豆是主要農作物,人們的食物主要也是土豆,并且基本上只是一種做法:煮土豆。

  利加則有28戶母系大家庭,陳慶港在村里生活了近一個月,就吃了一個月的土豆,早上吃,中午吃,晚上吃。他走遍了村里的每一戶人家,詳細記錄下了每一戶家庭的經濟、人口、婚姻等狀況,以及家庭與家庭之間的復雜的血緣關系。

  白天,他幫村里人勞動,晚上采訪。因為疏于保護,勞動中,他的一條腿爛了,沒有藥,村里人用酥油當藥涂,酥油香甜又招蟲叮,他的腳腫得油亮亮的,根本穿不進鞋,發高燒……最后,村人把他抬到樹口的樹下,架起火堆,用草藥熏、頌經,他可憐的左腿最后也不知道是怎么醫好的。

  《密林深處的母系氏族》,獲得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人類貢獻獎大獎。

  有一次,陳慶港在陜北采訪,從老君殿到米脂去的路上,他和另一位攝影記者姬東合租的車翻了。當時這條路很險,就繞在黃土崖上,一邊是陡壁,一邊是不見底的深淵。坐在車上本來就已經魂飛魄散了,在一個山道拐彎處,車失去重心,翻了。他們小心地爬出來,剩下的幾十里山路,陳慶港就一步步走。這是他三次采訪西部最貧困農民生存狀況中的一次路遇。

  第三,他是一個遲鈍卻又很靈敏的人

  因為每天下班晚,沒地方停車,陳慶港吃了很多罰單,最多的時候,加起來有一萬多元。換了報社的任何一個記者都不會這么晚才發現這么多的罰單,況且一旦知道這么多錢,都會拼命想辦法找關系爭取少罰少交點,只有他,老老實實一聲不響地去付了這一萬多塊錢。

  他的老婆這么多年一直在連云港,兒子上初中,他自己從來都沒有動過腦筋把老婆孩子調過來。只有我們總編在為他著急想辦法。

  可他又是一個十分敏感的人。

  八號臺風來的時候,他獨自一人和滿車的民工一起擠上了臺風過后第一班去福建的大巴。

  地震之后兩個小時,他就決定去四川。哪怕請假,自費。沒有飛機,就十幾小時守在機場,等到重慶的第一班飛機,下飛機后連夜租車,沒有出租車肯去,出高價,沿途加油站全部軍隊征用,加不到油,說好話,加錢,千方百計。十幾個小時后,到達災區,距地震四十多個小時后,荷賽金獎《走出北川》產生了。他在災區待了近二十天,無數次參與救人,拍了上萬張照片。向報社發了大量稿件,風餐露宿,出生入死。

  他是一個極有才華的人。會畫一手好油畫,能彈一手好吉它,寫得一手好書法,他的文章,副刊部的人都自嘆不如。

  他的才華自有天分的因素,但更多來自于他的感悟和勤奮。

  拍殘疾人運動會的照片,他會把自己的眼睛先用布蒙起來,然后在跑道上飛快地跑,體驗那種“極度的恐懼”。

  很多次接到采訪過的慰安婦病危的消息,他心中不忍,自費坐飛機去見老人最后一面。

  看他的作品,八號強臺風,細菌戰,慰安婦,鄉村教師,礦山民工,西北貧困家庭,伊犁新娘,拉薩往事,黃河故道,象雄古原……

  哪一篇不是泣血之作?!

  作為杭州日報社,我們能做到的,就是讓他的天分得到保護,讓他有盡可能大的舞臺施展,讓他在飛翔的路上,有足夠長的跑道。并且,在他得到各種可能得到的榮譽時,笑著,為他祝福,為他鼓掌。

  只因為,這是一個怎么夸也不過分的人,這是一個怎么寫都不夠的人。(作者為杭州日報報業集團編委、杭州日報文體副刊中心主任。此稿刊發于2009年第12期《浙江新聞界》)




::網友評論::
我來說兩句:
昵稱: 輸入答案:

Copyright 2002-2003 Lsdaily.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網站由麗水網版權所有
浙新辦(2003)18號 | 浙ICP證 040008
主管單位:中共麗水市委宣傳部 主辦單位:麗水日報社
聯系電話:0578-2126786

篮球比赛规则